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执掌风云 !

    宋国明自我介绍之后,就轮到了管文伟,接下去就是镇人大主席高正平,然后是镇党.委副书.记孙育才,组.织委员章清等,一个个轮下去。

    不仅县.委书.记肖静宇听得认真,她旁边的县.委副书.记金坚强、县.委办主任马飞、发改委主任杨建荣等人都听得认认真真,还用笔在他们的笔记本上刷刷记着什么。你很难猜到他们到底记了什么,这种自我介绍又有什么好记的?可人家的记录,就是显得很认真,搞得天荒镇的班子成员们多少有点慌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的自我介绍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

    等众人自我介绍完成之后,肖静宇就道:“好,大家都进行了自我介绍,从现在开始我对大家也有了初步的了解。对了,宋书.记,你们天荒镇的这个班子一共是多少人?”说着,肖静宇的目光转向了右手边隔了两个位置的组.织部副部长李小晴。

    宋国明回答道:“肖书.记,我们天荒镇班子目前一共13人。”宋国明回答了之后,肖静宇的目光仍旧看着李小晴,李小晴也就确认了一句:“肖书.记,天荒镇目前班子的确是13人。”

    肖静宇的目光就在天荒镇这些班子成员上很快扫了一眼,道:“可今天是12人,少了1人?”

    宋国明这才有些明白了,肖静宇为何要让他们自我介绍,又为何要问他们班子一共多少人?就是为了引出现在这个问题,他们班子是13人可参加会议的却是12人!

    宋国明想起了昨天晚上,和县.长方也同、公.安局长马豪等人一起合计的策略,就表情镇定地道:“肖书.记,我们有一个班子成员前天出了点事情,目前正在接受县公.安局的调查审讯。”

    肖静宇眉毛微微挑了挑,问道:“出了点事?出了什么事?”宋国明觉得,肖静宇肯定已经知道了萧峥被调查的事情,却故意问自己。宋国明只好解释道:“我们的班子成员萧峥涉嫌故意伤人,还致人不能生育……”

    宋国明这话一出,镇人大主任高正平忍不住就笑了出来,还故意补充了一句“萧镇长把人家的RUAN蛋给踢碎”了,高正平说得粗俗,引得班子里其他人也忍不住发笑。宋国明板着脸,朝高正平瞥了一眼,又朝其他班子成员也扫了一眼,那些班子成员瞬间就不敢笑了。

    宋国明继续道:“因为萧峥涉嫌犯罪,所以被县公.安局带走了。”肖静宇点了点头,然后若有所思了一番,道:“宋书.记……”肖静宇忽然目光又转到管文伟,“还有管镇长,你们有班子成员被县公.安局调查审讯,我却不知道。我这个县.委书.记,当得不称职啊,对天荒镇的干部缺乏关心啊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管文伟听到这里,心里不免一喜。现在管文伟几乎已经能够肯定,背后关心萧峥的大领导,很有可能就是县.委书.记肖静宇!昨天管文伟跟组.织部副部长、人社局长邵卫星,组.织部长常国梁都打过电话,今天邵卫星就一起跟来了,而且肖书.记还把话题引到了萧峥的身上。可见肖书.记对萧峥,非同寻常的关心。

    管文伟立刻道:“肖书.记,不是您‘不称职’,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,没有立刻将这么重大的问题,向肖书.记汇报。我们该承担责任。”管文伟虽然是自我批评,但谁都听的出来,这责任其实不在管文伟,而是在镇党.委书.记宋国明。有班子成员出现问题,镇党.委首先就要向县.委汇报,显然宋国明没有走这报告程序。

    宋国明却依旧保持了镇定,他解释道:“肖书.记,这工作里我们有不周全的地方。不过,萧峥只是一个镇党.委委员、副镇长,而且主管的还是政府方面的安监工作,所以事发之后,我们第一时间向方县.长做了汇报。方县.长当时说,他会亲自向你报告的,可能是方县.长工作忙,把这事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昨天他们在晚餐的时候商定的,万一在调研会议上,肖静宇质问宋国明为何没有报告萧峥的情况,就可以直接推给方也同。方也同说他自有应付的办法。

    肖静宇听宋国明这么说,又点了下头,道:“哦,原来已经向方县.长汇报了。”肖静宇又转向了副书.记金坚强:“金书.记,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方县.长,为什么关于这个事情,他没有向我提过。方县.长做事,向来有理有据、有板有眼,他肯定是有理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坚强利索地回答了一句,然后就拿起了手机,给县.长方也同去了电话。这个电话很快接通,金坚强放低姿态,问道:“方县.长,肖书.记让我问问,天荒镇党.委委员、副镇长萧峥被县公.安局逮捕调查的事情,不知您了解吗?”

    随后,金坚强就一直听着,然后道:“好,我知道了,方县.长,我这就跟肖书.记解释一下。”放下了电话,金建强朝众人看了一眼,然后向肖静宇汇报道:“肖书.记,方县.长说他是了解萧峥的情况。不过,方县.长觉得,萧峥只是镇上的副职,就不想先惊动肖书.记,他打算先让县公.安局调查清楚,再向肖书.记汇报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方也同想让公.安把问题调查调查清楚,然后再向肖静宇汇报,这没错啊。

    组.织部副部长、人社局长邵卫星在一旁听着,感觉到方县.长这理由很充分,表面上还带着替肖书.记考虑的意思,让肖书.记无法说什么责难之辞。

    肖静宇听了,看着宋国明道:“看来,宋书.记确实已经向县政府作了汇报。”宋国明随即跟上一句道:“是啊,镇党.委绝对跟县.委、县政府保持高度一致。”肖静宇道:“那好,我们继续今天的调研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肖书.记,我还有一个情况要汇报一下。”镇长管文伟忽然打断了肖书.记的话。

    宋国明眉头紧紧一皱,冲管文伟道:“管镇长,与调研无关的情况,管镇长就不要说了,以免打乱今天调研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管文伟却坚持道:“肖书.记,我要汇报的事情,涉及重大。在我们镇上,一个领导干部见义勇为,却被立案调查;QJ妇女的混混因为背后势力,却能逍遥法外。这是涉及党风政风、人心向背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管文伟知道,今天他不跳出来,萧峥的前途可能就毁了,在县公.安局被上手段的萧峥,能坚持多久另说,就算坚持下来恐怕身体也要遭受重创。这是他不想看到的,估计也不是肖静宇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在这次的较量中,如果方也同、宋国明他们占了上风,对管文伟来说也是一场灾难,后续他们肯定要对付他管文伟。所以,管文伟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选择,只有进攻,唯有主动出击,才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宋国明自然要阻止管文伟:“管镇长,你小题大做了吧?”

    肖静宇嘴角微微上翘,瞧瞧宋国明,又瞧瞧管文伟,像是在掂量着什么,然后道:“管镇长,那你就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管镇长就道:“肖书.记,关于萧峥被逮捕的事情,我非常清楚。萧峥完全是出于见义勇为,为免镇上寡.妇简秀水被人QJ,才出手相助,在正当防卫过程中,打伤了林一强和王富有。当时这种情况,如果萧峥不这么做,他和简秀水都可能伤在林一强和王富有手中。萧峥作为一名党员干部,为老百姓、为弱势妇女路见不平,见义勇为,我觉得没什么错!

    可结果,却是萧峥被县公.安局带去调查审讯,两个QJ妇女的嫌疑人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。而且,据我了解,林一强和王富有不是初犯,他们在镇上犯了不少事,有不少妇女遭到他们的毒手。肖书.记,这样的结果我实在看不下去,别说萧峥是我们的班子成员,是我们的战友,就算萧峥是一个普通路人,我也要把这个事情,向肖书.记反映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肖静宇作出反应,宋国明马上辩解道:“管镇长,你是镇长,在向肖书.记汇报的时候,没有根据的话,怎么能乱说?这样会误导领导的判断。这个事情,县公.安局会充分调查,给出结论。而我们今天的重点,是为领导的调研做好情况汇报。”

    管镇长道:“宋书.记,我并没有乱说。”“没有乱说?”宋国明针锋相对,“你说,林一强和王富有企图QJ简秀水,有证据吗?到目前为止,简秀水这个女人还不知去向。说不定,这就是萧峥为自己脱罪编出来的理由。警.察可以证明,那天萧峥喝了酒,他说不定就是喝高了,发酒疯,将林一强和王富有打伤了,就编造了简秀水被QJ这样的借口。当然,我这也是假设一下而已,总之我们说任何话,做任何事都要有根据,否则就是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简秀水的确是不知去向,这一点也正是管文伟头疼的,否则简秀水就可以为萧峥来作证了。

    说到简秀水,县.委书.记肖静宇就朝邵卫星看了眼,邵卫星会意,立刻站起来,到外面去了。邵卫星是到外面打电话了,他和李小晴找到了公.安系统中的某个副局长,让他在背后帮助调查简秀水的行踪,调查林一强和王富有的犯罪事实。目前还没什么反馈。所以,邵卫星就打电话去催。

    邵卫星出去之后,管文伟又道:“所以,我觉得我们要派人去寻找简秀水。”宋国明道:“这还劳管镇长费心吗?派出所和县公.安局早就派人去找了,可就是没有简秀水的踪影!所以,公.安才会怀疑这一切都是萧峥编出来的,因此才要对萧峥进行调查审讯,让他说出真相!”

    宋国明的口才确实很不错,能够颠倒黑白,还让人觉得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邵卫星回身进来了,他来到了肖静宇的身边,附耳说了一句:“还没有简秀水的消息。其他的也没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肖静宇有些失望。只要简秀水找不到,只要林一强和王富有的犯罪证据找不到,她肖静宇想要帮助萧峥也很难。

    宋国明瞧了瞧肖静宇和邵卫星的表情,心头得意了一下,在这场交锋中,他知道他占据了上风。宋国明就道:“肖书.记,下面,我来汇报一下我们天荒镇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。”

    肖静宇已经对镇上的经济社会发展没什么兴趣,可她也没有理由不让他汇报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忽然,会议室的门,“哐当”一声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从外面闯进来一个镇上的女干部,报告道:“各位领导,镇上有名妇女,叫做简秀水的,听说县里有领导在这里,就冲进来了,说要让领导替她主持公道,我拦也拦不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