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忠犬残王嗜宠毒妃 !

    第60章  清白,为我更衣

    越想,莫清浅越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心太大了。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都能忘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你听我说,我是清白的。守宫砂只是因为我抹了一种药,所以才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莫清浅着急的解释着,又想到慕琅夜守护贞洁的毛病,比女人都严重,又赶紧补充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王爷,我不是故意要污蔑你的清白的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的观察着慕琅夜的表情:“要不……我在把守宫砂弄回来?然后再去大街上走一圈?”

    反正自己的脸面早在很多年前就丢的不剩啥了,现在的流言蜚语也没几句好听的。

    虱子多了不痒,也不差加上“污蔑蕲王”或者“觊觎蕲王”这样的话了。

    本来为了省事,一年都看不到守宫砂的存在,但是药是她下的,如果她想,随随便便就可以弄得浑身都是守宫砂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大街上还有人敢验证验证蕲王妃的守宫砂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不过,是药三分毒,没病,吃药干嘛?

    所以,如果想要守宫砂再次出现,其实出现的不是真正的守宫砂,而是类似于红疹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可以利用银针封锁穴道,在配合药物,让自己的手臂上出现那么一个红记。

    当然,随便点上去一个也是可以的,就像她想的,外面的百姓就算怀疑,也不敢真的来检查她。

    但是,慕琅夜这里糊弄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伤身跟丢命,稳妥点,还是选择前者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

    莫清浅正犯愁,想着办法呢,结果慕琅夜的一句话,把她硬生生的从各种苦逼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需要不早说,还让她一个人自言自语,苦恼了半天。莫清浅严重怀疑,慕琅夜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紧张兮兮的样子,一个劲的出丑。

    看他那张脸就知道了,虽然没有笑容,但是估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爽,莫清浅也没有胆子真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王爷……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

    一听莫清浅说要回去,慕琅夜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,脸也再一次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看到慕琅夜这么明显的变化,莫清浅非常无语。

    什么女人心,海底针?什么女人善变?放在这里,用到这个男人的身上在合适不过好么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回去我的院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她还会上天不成?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看到莫清浅那迷茫的样子,一点都不像装出来的。可就是因为这样,慕琅夜才更加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他都说的这么明显了,她竟然还没反应过来,是脑弧度太大,还是变傻了?

    要是放在正常的女人身上,不是应该主动讨好,迎合夫君么?

    怎么到了他这里,他还得主动要求她才行?

    “你的院子应该就在这,你还要去哪?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莫清浅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的院子?

    “那王爷你住哪?”

    慕琅夜头上的青筋直蹦,大手死死的抓着轮椅的两侧扶手,才让自己没有立刻出手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莫清浅……我们是夫妻,我们应该住在一起,哪怕更亲密一点,都是理所当然的,你到底懂不懂?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之后,是慕琅夜长这么大以来,第一次的咆哮。可见他有多生气!

    吼到后来,隔着好几个院子,都有可能听的到。

    莫清浅摸着震的有些发麻的耳朵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慕琅夜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要跟她住在一起?

    这一次,莫清浅没有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,因为刚才慕琅夜喊的太大声,她的耳朵还麻酥酥的呢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?

    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摸到凹凸有致的一张脸,莫清浅放心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自己的脸突然好了呢,吓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王爷,对着这样一张脸你都能下得去口?你是不是口味太重了?”

    从莫清浅的手摸上脸开始,慕琅夜的脸就越来越黑,越来越黑,直到再一次黑的跟非洲难民一样……

    不就是几个脓包么,他都不介意了,她怎么还在意上了?

    难道因为这几个包就自卑?

    慕琅夜没觉得心疼,而是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的是:难道在她眼里,他就是这样注重表面容貌的一个人?

    “王爷,抱歉,我自己有院子,对于住在这里,真的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莫清浅才继续:“王爷可以放心,就算您不牺牲肉体,我也会尽全力治好你的腿的。”

    在莫清浅看来,慕琅夜一直都是不待见她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她还有这么丑的一张脸,她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,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所以,莫清浅往后把慕琅夜这一串反常的行为,都归功于慕琅夜太期盼自己的腿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期盼,让他已经可以牺牲到肉体的地步了,莫清浅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是不是如果换了另外一个女人,他也会这么做?

    而慕琅夜听到莫清浅这么说,差点被气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平常看着挺精明的,怎么今天脑子就是不转弯?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莫清浅的眼神实在是太无辜,太迷茫,慕琅夜真的会以为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从另一个方面来讲,也是说明莫清浅对他是真的没有没有其他想法……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慕琅夜更想吐血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对他没有想法?他们是夫妻,他们以后的道路都是绑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他们还在在一起生活一辈子……她怎么可以对他没有想法?

    越想就越生气,脸色也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莫清浅恨不得把自己缩到土壤里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,她明明是好意啊,怎么有一种越来越糟的感觉?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半天都没有人说话。两个人也不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因为当气氛降到了冰点,已经不存在尴尬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当然,莫清浅现在也不敢再提什么回去的话了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慕琅夜也发现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总得有人迈出这么一步。

    “过来,为我更衣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