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万世妖庭 !

    宋子明闻得这熟悉的声音,身体为之一颤,心神登然失守,周身经脉如麻如杂,紊乱不堪。阵阵刺痛,由周身经脉直达灵魂的深处。灵海真气逆转上涌,直破‘斗门’、‘巡官’两大穴位,向着双臂急冲而来,刹那之间,双臂如同风鼓,登时增大两倍有余,正是走火入魔的前兆。

    瞬时回神,才猛然发现身体异状,此时哪敢大意,立马顺气归灵,默念‘清心神诀’,只见虎脸一阵青白,时过数息才缓缓调整过来。慢慢的转过身过来,粗狂的面容上闪过一片激动的红晕,手足乱舞不知所措,就连嘴唇,也忍不住的上下哆嗦,赫然,映入眼帘的正是,那金族皇子白天一。

    看到皇子安然无恙的身影,宋子明长长的呼出口浊气,只觉心中大石化为须臾之间,一阵畅快。颤抖的惊呼道:“皇子?...太傅,皇子出来了!”如此满含真气的惊呼,如同那旱雷滚滚,直达里许,经久扩散不息,向着天墉城四处蔓延。没想到宋子明心神巨动之下,竟然连真气都运用于上,其中欣喜之意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众人闻之一颤,随着宋子明的眼神望去,只见一白衣男子御风而立,身材欣长不失协调,丰神俊朗不失刚毅,微风带起层层白色衣袖,随风摆动,更添几分飘飘欲仙之感,如此浊世美男,不是金族皇子白天一,又是何人!

    厉萧洛闻的宋子明惊呼,先是一呆,愣愣失神;紧接着一喜,猛然回神,脸色一阵潮红起伏不断。仓处之间,灵海猛然逆转,急急收回自己的真气,刹那之间,如同雷击,只觉得周身一颤,口中一甜,正是被那真气反噬。

    随即右手一挥,只见那一龙一蟒,在次合为一道流光,化为一只判官笔,重新缩回到厉萧洛的袖口,脚下轻轻一点,宛如鬼魅般的一闪而过,便出现在白天一的身前。

    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厉萧洛心中压力一泻而去,只觉喜由心生,一阵畅快不已。心中默默的叹道:‘如今金族已日渐式微,要是这皇子在生事端,老夫回去又该如何向白帝交代?’这样的念头转瞬即逝,微微一愣,厉萧洛便清醒过来,双手合抱前腰虚垂,朗声参拜道:“微臣参见皇子!”

    厉萧洛何等身份,就连白帝尚且以礼相待,白天一岂敢怠慢,立即双手作揖急忙回礼:“太傅何须多礼,真是折煞小王,只是不知,太傅所因何故,怎会出现于此?”白天一,只因一直被困于幻境之中,全然不知外界所生何事,故而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老夫前来正是陛下吩咐,不知金族他人,皇子可曾知晓下落?”想到白帝密旨,厉萧洛丝毫不敢大意,虽然皇子已经寻到,但是对于其他人,也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一见厉萧洛问及众人的情况,白天一心神一凛,立即答道:“本王倒是不知,怎么?太傅有要事吩咐?”

    厉萧洛闻言久久不语,八字白眉都快皱成一字,直到数息之后,才微微摇头,一袭轻叹:“没事,我们先行离开这是非之地,在做其他打算!”厉萧洛言罢,便想带着白天一飞遁。哪知就在此时,身后却传来一阵呼喊:“皇子等等,奴家尚有一事相求...”

    白天一应声而转,只见一蓝衣少妇,正飞遁而来,淡蓝的光芒划过天际,如同虹桥一般,前后不消片刻,便来到白天一身前,颤抖的身影,表现出她那极度不平的内心,长长呼出数口浊气,才渴望的问及:“皇子可曾见过我家公主,若冰诺?”就在这蓝衣少妇动身之际,其他几道身影也接踵而至,刹那之间,便把白天一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八大仙级高手的威压何等庞大?白天一只感觉,如临万丈神山,周身气体被一吸而空,又如飓风扑面,呼吸拥堵不堪。就连脸色也都一阵煞白,厉萧洛一见此状,眼中精光乍现神色一凛,当下大手一挥,一道柔和的真气脱袖而出,便把白天一包围其中,两息之后,白天一才缓缓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蓝衣少妇一见厉萧洛出手,顿时明白过来,只觉得手足无措尴尬无比,立即收敛气息,并向厉萧洛投去一道歉意的目光,待白天一恢复过来,才缓缓的问道:“老妇先行陪个不是,还请皇子见谅,不知皇子可曾见过我家公主?”

    蓝衣少妇话音一落,其余众人均是一脸希翼的望着白天一,有了厉萧洛的守护,白天一只感周身压力为之一松,虽然尚有余悸,但也不甚大碍,即刻恢复皇家风仪,双手抱拳一礼,对着诸多长老说道:“小王确实不知诸家少主的下落,还请各位见谅!”

    白天一掷地有声,不卑不亢,且彬彬有礼。厉萧洛把这一切看在眼中,心中默默的点头,不由的默念‘为何这皇子此次经历之后,竟会有如此改变?当真是天不亡我金族?’

    众人闻之,一脸的失落之感,自然不言而喻,蓝衣少妇闻得此言,初始一阵失落,随即眼中精光一闪,焕发出新的生机,急切的呼道:“不知皇子,又是如何脱离此地?可否为奴家详解一二?”

    “小王也不知究竟为何,当时正在那两仪之地...只觉得一阵晕眩,便出现在了这里,又正好瞧见了宋长老,实话说来,本王也是稀里糊涂,完全不知其所以。”白天一微微摇头,满脸歉意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转身离开之际,猛然回身过来急急道:“虽然小王不知,不过这‘乾坤图’乃是天墉之物,想必巫长老,应该会知晓各家少主的下落。小王所知,就是这般,希望会对各位前辈有所帮助!”白天一言罢,头也不回的随着厉萧洛离去。

    白天一话音方才落下,各族长老,便齐唰唰的向着巫祝看去,想由巫祝口中寻得一个交代,怎奈巫祝却面色不改,依旧冷言冷语:“老夫早有交代!待我天墉封印神图,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,诸位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!”

    “天墉十巫,你们还在犹豫什么!还不立刻布下大阵,封印宝图!”十巫得到巫祝的吩咐,在也不敢怠慢,立即动身,向着乾坤图疾驰而去...

    “住手,我家公主下落不明,你们不能封印神图!”蓝衣少妇急切吼道,并身形一闪,一下横在十巫与‘乾坤图’的中间,其余诸位长老,也是御风而动,与蓝衣少妇身处同一战线。巫祝一见眼下情形,只觉得七窍生烟,没想自己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阻拦,顿时火冒三丈,冷冷的眼神扫过众人,“难道各位真想逼我动手不成!”

    一阵寒风,随着巫祝的话音凭空四起,凛冽的寒风,刮裂的诸位长老摇摆不定,跌跌撞撞。好不容易才运气稳定住身形。各族长老一见巫祝动手,哪甘示弱,各自运足真气,向着巫祝抵挡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众人也是骑虎难下,全然不知如何处理是好,直如针尖麦芒,形式越来越紧,眼看一场大战即将展开...

    就在这两两相对之时,一声惊天巨响,响彻众人的耳畔,众人闻声而望,只见一尊高达十丈的烈火巨人,由那‘乾坤图’的漩涡中急速坠落,而那巨响,正是这巨人的落地之音,就在巨人落地之时,四周凶兽一阵急涌而上,各自竟相扑去,眨眼之间,那高达十丈的惊天巨人,就被淹没在凶兽的狂潮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个腿,这里是什么地方?咦...这不是天墉城吗?怎么又回到这里了?”候先锋一阵抓耳捞腮,四下不住的奔走跳跃。就在他话音落下之际,数条地龙便突袭而来,影影之间竟是一个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候先锋六耳一阵急颤,闻得这空间得细微之音。猛然回身扭转,手中的铁棍脱手而出,宛如蛟龙出动,化为十丈方圆得漫天棍影,向那地龙一一袭去,‘噗噗噗...’伴随着声声的炸响,地龙的脑壳应声而碎。一大滩脑浆四处飞散,如那仙女散花,不分敌我,四散开来。众人立即撤身避过,留在地上的只有摊摊白色的液体...

    候先锋身如蛟龙,势如猛虎,深陷群兽之中,随着手中铁棍的挥舞,一头又一头的凶兽被毕于棍下,前后不过数息,凶兽的尸体已如小山一般。

    正在侯向锋大杀四下之时,一阵爆吼如龙似虎,只见那烈火巨人猛然起身,如同神灵拔地而起,压在身上的凶兽,如同尘屑般被瞬间弹开,一道烈火光环,随之喷涌而出,宛如深海浪潮,跌跌荡荡,一环紧扣一环。

    光环所过之处,尽是一片焦黑,数百凶兽被这光环触及,竟是连哀鸣都没发出,就化为粉尘消散在天际。众人这才发现,那烈火巨人的肩上,竟然站立一魁梧青年,一袭红色火衣,与巨人的烈火交相辉映,如似神人,威凛不已。不是赤少典又是何人,而那烈火巨人正是他召唤的‘符骊神将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赤少典‘赤火神识’究竟修炼到何等伟岸地步?在那熊熊烈焰笼罩之下,竟是不伤分毫,浑身烈焰如同流水环绕周身,尽在掌控之中,比那饲养多年的宠物,还要乖巧数倍。

    赤少典右手向前一摊,一颗熊熊火球便出现在手中,随着右手的抖动,火球不时的上下起伏。这熊熊烈火在他手中,宛如玩物一般,而这赤少典,却是面带一缕邪魅之容,玩味的看着身下那涛涛兽群,群兽为之青年气势所震,竟是唯唯诺诺不敢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‘啾’的一声啼鸣,宛如那破音之剑,直刺苍穹,又如那雷音滚滚,震荡不息!

    群兽闻及,宛如疯魔一般,四下奔走逃窜,跌跌撞撞之间,乱作一团。仿佛上古蛮荒巨兽来袭,仅凭一声怒吼,便让群兽望而退步,在那乱糟糟的兽群上空,一红衣女子孑然而立,随风摆动的裙衫,荡起阵阵涟漪,眉头微皱,如怒如嗔。

    就在她出现的瞬间,那‘符骊神将’的气息都减弱数成,周身的烈火,也是断断续续不肯燃烧。宛如那火中的王者,所及之地,群火相避,赤少典一见此女现身,眉头一皱,八字黑眉,都快横成一字。数次张口欲言,可自始至终都未曾言语一句,就连他也慑于此女的威风,不敢妄言。

    伴随着红衣女子的出现,脚下方圆百尺之地,肃清一片,竟连一头凶兽都没有,然而她却什么都没做,就那样静静的御风站定,不苟言笑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身影,却是捍住那熊熊兽群。如此威风只有一人,正是那飞禽公主---楼若兮。

    怅然之间,气温陡降百度,明明身处六月之天,竟是如坠冰窖,白茫茫的雾气,以一蓝衣少女为中心,四处扩散,白芒所过之处,尽是一片冰晶雪地,只有在赤少典与楼若兮,那里受到些许阻拦。

    一道湛蓝光芒,由若冰诺的脚下发出,向着身下兽群激射而去,蓝芒所过之处,寒冰真气四处蔓延,竟是沿着兽群直达天际,就连那喷涌不息的凶兽洪流,也被转瞬冻结,化为一架寒冰之桥,链接天地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冰晶虹桥陡然坍塌,兽群顿时恢复如初,在次化为那涛涛洪流,向着地面流淌而来,虽然只是冻住洪流数息,但惊天实力却是不言而喻,群兽恐其寒冰真气,尽数调转方向,向着白甲军士突袭而去。

    句婓禹出现的最为波澜不惊,屹立于城西一座酒楼之上,周身绿芒冉冉,宛如晶莹剔透的翡翠一般。绿色光芒随之扩散,蔓延开来。眨眼之间,便已笼罩方圆十丈之地,就连那脚下的酒楼被染成绿色,宛如画中之景。

    也不见他如何动作,数之不尽的藤蔓由地底陡然伸出,张牙舞爪之间,便已生长百丈,根根藤蔓交相错应,尽相连接。前后不过数息,就编织成一幅绿色的惊天巨网,把那方圆十丈之内的兽群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就在藤蔓初现之时,兽群便已躁动不堪,尽相奔走四处逃窜,也不知是何原因,始终都不能突破这‘柔弱’的防线。随着藤蔓的生长,百余凶兽被困其中,这绿色藤蔓看似纤弱,却坚韧异常,就连那些六境妖帝,也挣脱不出。而句婓禹只是静静的站于酒楼的顶端,并不在施它法,虽然只是一个单薄的身影,却如同那森林中走出的王者,一草一木都成为虐杀群兽的利器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随即又有数十道身影,闪现在这天墉城中。但是那些历练中出局的城主,却是没有任何一人现身此地,也不知他们究竟身处何处?

    原来这些陡然出现的高手,正是那天墉大会的参赛人员,也不知究竟为何,居然会随着凶兽一同流出,伴随着数十高手的猛然出现,便对着兽群大打出手,面对各族高手的虐杀,这涛涛凶兽之源,被截留下来,再也翻不起大浪。自始至终,这七大势力的少主,都未曾出过一招,也不知这其中究竟有何缘由...

    巫祝一见众人现身,竟是愣愣的身处半空,一动不动。心中百味交杂,也不知究竟作何感想,他唯一能明白的就是:自己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!

    沉吟片刻,巫祝猛然回过神来,大袖一挥,向着十巫扫去。十巫神色一怔,立即明白过来,各自随风而动,刹那之间,十道黑芒宛如星桥划过天际,前后不过数息,就来到乾坤图的周围,由于兽群被控,与在也没人干扰,‘封神伏魔阵’施展的极为顺利,前后不过一刻钟,大阵便已完成。

    随着十巫面容的苍老,一道红色的惊天巨网,向着那漩涡笼罩而去,红网之上,电芒闪闪,如同那灭世雷霆,向着漩涡大洞填补而去,伴随着声声惨叫,无数凶兽化为青烟,消散天际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那红色巨网,终于填补在那漩涡之上。只见那‘乾坤图’一阵电芒闪动,慢慢的缩小下来,只有那红色的‘补丁’记录这惊天的一幕...

    就在十巫完成封印之际,竟然连最简单的御空之术,也无力施展,便如那陨落的流星,向着地上跌落而去,最后被地上的白甲军士接住,就地调息起来,观其十巫的容貌,最少都要苍老十岁不止,万没料到这‘封神伏魔阵’竟是以着寿元为代价。

    一见十巫平安无事,一道红芒由巫祝手中闪射而出,击在‘乾坤图’上。只见那‘乾坤图’如遭电击一般,一阵猛烈的收缩之后,化为一副尺长的画卷,飞到巫祝的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族长老、少主,均是不约而同的,默默的撤离这是非之地,就连与天墉城众人,招呼都没打一个...I1387